“二孩潮”导致“同胞竞争障碍”增多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13 06:01:44    

  当独生代开始养育第二孩,谁来为他们补上“兄弟姐妹之爱”这一课?
  “二孩潮”导致“同胞竞争障碍”增多

  9岁女孩“争宠”,“退化”成婴儿

  从种种迹象看来,9岁的小杰都在“越长越小”。

  她坚决拒绝去自己的小屋睡觉,虽然在此之前她已经与父母分床睡了两年。她不想去上学,但更害怕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有时她像个受了惊吓的小猫,时刻想往妈妈怀里躲;有时她更像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不停地要求妈妈“抱抱”“亲亲”,极度渴望那种在襁褓之中的安全感。  

  眼看小杰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1个月,刚生完妹妹只有3个月的妈妈急得不行,正决心和爸爸一起好好教育一下“情绪闹得实在太过分的大女儿”,没想到,小杰的一句话,吓得父母脊背发凉。她指着屋里一个空白的墙角说,“妈妈,我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站在那儿,她在冲我笑。”

  第一次见到小杰,天津市安定医院青少年心理科主任孙凌就注意到,这孩子有明显的“退行行为”,“像是一种退化,各种行为能力都倒退回小的时候,比如她一直偎在妈妈怀里不肯离开。”

  按照小杰的描述,医生怀疑她已经出现了幻视、幻听行为,要求住院观察。听说家里有个刚出生3个月的妹妹,孙凌提醒家长,孩子应该是因为二宝的出生而出现“同胞竞争障碍”的症状。

  这是国际疾病分类(ICD)诊断标准提出的一种心理障碍,特发于童年的情绪障碍中。简单说,就是随着弟弟或妹妹的出生,儿童出现某种程度的情绪紊乱,表现为对弟弟或妹妹的竞争或嫉妒。

  “以前这种情况非常罕见,近几年,二孩家庭越来越多,每个月都能见到几例,问题孩子表现出来的异常行为也各不相同。”孙凌认为,应该对二孩家庭涌现出来的儿童心理问题,给予更多关注和重视。

  如果从更长的时间轴来看,对一个家庭而言,“同胞”关系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人们把同父母所生的兄弟姐妹的关系视为“手足之情”,这种感情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个精准的表达——悌。

  “中国传统自古就有‘悌文化’,广义上理解,既指对兄长要尊敬,也包含了兄长有照顾弟妹的责任的含义。”天津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赵利民认为,这种强调兄友弟恭的文化,如今在新一代年轻家庭的教育中已被渐忘,“应该补上传统文化这堂课,到了呼唤‘悌文化’回归的时候了。”

  为何这些孩子出现“同胞竞争障碍”

  听了医生的建议,妈妈把小杰带回家,悉心沟通后,孩子吐出真言,“那些话都是我编的,就是不想你看妹妹,因为你是我一个人的。”

  孙凌认为,天真的孩子也有自己的烦恼,从家庭中人际关系的框架来看,她们很容易把“多了弟弟妹妹”与“父母不再爱我”的想法画上等号,产生嫉妒的情绪,孩子出现这种情绪波动也是正常现象。她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家长的行为和引导方式。

  以小杰为例,如果家长不及时关注其情绪变化,一味责骂或置之不理,会导致孩子的情绪问题愈演愈烈,最终更难以控制。久而久之,她可能会分不出哪些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情景,哪些是真实存在的,“确实有不少孩子已经出现了不同形态的幻视和幻听。”

  还有的孩子对弟弟妹妹表现出强烈的敌意,甚至明显的攻击性,出现残害别人或自残的行为。

  原本在班里成绩名列前茅的涛涛,因为“极不守规矩,还动手打人”,哪个老师都拿他没办法,几乎要被劝退了。原来,他的转变是从弟弟出生后开始的。一个邻居总爱开玩笑逗他说,“看,你妈妈生了小弟弟,你就掉价了!”这句话像一把小刀,深深地刺进小男孩心里。他的脾气越来越大,几次动手打过那个邻居。趁父母不注意的时候,他总狠狠地掐弟弟,疼得弟弟哇哇大哭,又引来父母对他一通责骂,也没少因此挨打。

  他变得越发无理取闹,吃饭要让妈妈端到床上喂他,连大小便也要妈妈端着便盆在床上给他接。只要不依着他,他就在床上没完没了地打滚哭闹。很快,各科老师都请家长到学校,反映涛涛上课不听讲,低头玩自己的东西,甚至在课堂上随意走动,从不写作业……

  孙凌分析,这是典型的“同胞竞争障碍”爆发出的行为问题:多动、注意力不集中;不服从父母的指令,与父母对立甚至冲突,“爱发脾气,甚至有的会离家出走。”

  在孙凌看来,出现较严重“同胞竞争障碍”的孩子,当然有其自身性格特质的问题,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有的家长从前对孩子过度溺爱、过度照顾,形成孩子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或者光把孩子交给老人带,使得孩子对父爱母爱存在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他说。

  孙凌建议,父母应该真正把孩子当成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员,打算要二孩后,应从怀孕到弟弟妹妹的降生都让大宝参与其中,让其体会到分享的快乐,感受到自身的价值。

  遗憾的是,这些年轻的父母自己也都是独生子女,他们自己的成长经历中,已经缺了“兄弟姐妹”这一课。

  二孩时代对过去几十年家庭教育理念提出挑战

  父母生二孩,导致老大焦虑不满,甚至以死相逼的例子,近年来并不鲜见。此前,有媒体报道,青岛一所小学四年级班主任称,班里有七八个孩子搞了个“反弟弟妹妹联盟”,集体抵制父母生二孩。还有一位4岁男孩给弟弟起名“多多”——多余的多。

  “妈,我今儿就把话撂这儿了,你要是敢生二胎,我就敢死!”不久前,一位小男孩哭着以死威胁妈妈不生二胎的视频在朋友圈走红。而湖南邵阳一位15岁女孩干脆直言不讳地告诉父母:“你们敢生二胎,我就马上给你们添外孙。”

  有人认为这是孩子在虚张声势地表达不满情绪,不必太当真。但孙凌认为,父母应及时关注孩子的情绪问题,如果童年时期这种负面情绪持续时间很长且无法及时调整,很可能会导致极端行为,“不仅影响其今后的情绪管理、人际交往等问题,甚至可能会对整个社会产生较大影响。”

  这已经不再是一个家里兄弟是否和睦的小问题。赵利民从文化的角度来分析,孝悌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关系到整个社会良好秩序的建立。

  “孝悌”观念一直深受儒家重视,代表着任何人际关系都不可替代的亲情关系,这也是千百年来深入中国人骨髓血脉的文化基因。孔子说,“弟子入则孝、出则悌。”可以说,“孝”和“悌”是一种并列关系。“孝”指的是长幼之间,年轻人对长辈要孝敬和尊敬;“悌”指的是同辈之间,年幼者要尊敬顺从兄长。

  取传统文化之精华,儒家思想重视“仁”和“礼”,赵利民进一步解释说,“仁者爱人,孝悌也是仁的根本;而礼即秩序,礼貌就是建立在秩序基础上的。因此孝悌文化,可以理解为一种秩序的含义。”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