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名保代亮相科创板

来源:券商中国)
    发布时间:2019-04-12 08:00:19    

  在科创板横空出世后,3000多名保荐代表人再次迎来新机遇。

  截至4月11日,已有65家企业获得科创板受理,涉及27家券商和133名保荐代表人。其中,来自“三中一华”的项目和保代占比半数。而就保荐代表人的情况来看,各家券商大多派出富有经验的“老将出马”,多位金牌保代亮相。

  不过,秉承着权责一致的原则,科创板保代的责任和压力更胜以往。监管指出,进入注册制时代的发行上市,保荐人被赋予了更多的“卸妆”职能,要确保发行人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必须升级“金刚钻”,才能揽得科创板的“瓷器活”。

  133名保代亮相科创板,老将出马新兵报到

  截至目前,已有65家企业获得科创板受理。科创板名单的不断扩容,背后是27家券商和133名保荐代表人的不懈努力。

  在科创板尚未推出之前,业内对相关制度及政策充满想象。彼时,曾有媒体报道称,关于科创板的推荐和审核将非常严格,相关保荐代表人必须在两年内做过三单IPO,才能对科创板项目进行签字。不过,这一传闻并未以明文规定的方式落实。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科创板保代?除了最基本的保代资格外,中国市场学会金融学术委员付立春认为,富有项目经验、对新经济有独到理解也是科创板保代应具有的基本技能。

  券商中国小编查询发行保荐书中对133名保荐代表人的情况介绍,除姓名、性别、职务等常规信息外,每位保荐代表人均列出参与项目清单。仅就IPO项目来看,上述保代平均参与数量超过3.5个,大多满足“三单”的水平。而在加上非公开发行、重大资产重组等项目,大多数保代项目经验超过10单。

  从行业经验来看,在明确列出从业经验的保代中,“10年经验”仅是平均水平。出于对科创板项目的重视,各家券商更多是派出富有经验的“老将出马”,例如:

  铂力特保荐代表人:李旭东,经济学硕士,注册会计师,保荐代表人。中信建投投资银行委员会董事总经理,具有十八年投资银行从业经历。曾主持和参与的项目有:仙琚制药IPO、乾照光电IPO、中航电测IPO、中国汽研IPO、纽威股份IPO、中国卫星配股项目、方正科技配股项目等。

  中微公司保荐代表人:姜诚君,1995年开始从事投资银行业务,为首批注册登记的保荐代表人,现任海通证券总经理助理、董事会秘书、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保荐代表人。曾主持宁夏赛马IPO、龙元建设IPO、莱钢股份配股、大众科创增发、泰豪科技增发、民生银行定向发行、厦门国贸增发等项目,具有丰富的投资银行执业经历。

  南微医学保荐代表人:高金余,保荐代表人,高级经济师,博士研究生,南京证券股转业务总部总经理、投资银行业务总部副总经理兼业务一部总经理,内核小组成员。1993年从事证券业务,拥有二十余年投资银行从业经历,主持并参与多个项目的改制、辅导、推荐发行上市工作,执业记录良好。

  不过,签字保代中也不乏“新兵”的存在。

  例如,江苏北人的保荐代表人曹飞在2015年取得一般证券业务资格,2018年12月取得保荐资格,曾参与迈为股份IPO等项目。但与一众业内“老资格”相比,仍算得上是新晋保代。

  此外,多位在2018年参与明星企业IPO的保代同时在科创板碰面。例如,中科星图的两位保荐代表人郭瑛英、曾诚,此前曾参与宁德时代的上市工作。晶晨股份的保荐代表人寻国良参与过药明康德IPO,传音控股保代肖少春的项目经验中则包括小米集团CDR项目。

  事实上,上述明星企业的行业背景与科创板均有契合,其项目经验对科创板企业运作将大有裨益。

  “三中一华”项目占比近半,金牌保代精准搭配

  早在科创板首批名单尚未出炉之时,市场便有传闻称,首批企业大概率集中在中金公司、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华泰联合证券“三中一华”手中,不过这一点在首批9家受理企业中体现并不明显。

  以2018年IPO承销金额看,数据显示,中金公司承销金额达到368.09亿元,在行业中一骑绝尘,华泰联合证券、中信建投、中信证券紧随其后,承销金额均超过百亿元,四家公司合计承销市场份额超过50%。而同样的情况大概率也将在科创板发生。

  就目前获受理的65家企业来看,“三中一华”合计保荐项目数量已有31家,占比近半。

  从项目所在地看,上述券商承接项目可算是“天南海北”级覆盖,北至黑龙江的新光光电,南至广东的紫晶存储等多个项目。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对券商中国小编介绍称,,不少公司在选择券商时倾向于大公司,因其服务能力、专业性、行业资源优势较为明显,且相关费用系募集资金“入袋”后再进行扣除,总体而言更相信大公司的实力。

  在这当中,作为保荐团队的核心力量,签字保荐代表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券商中国小编统计上述31家企业的发行保荐书来看,“三中一华”此次共派出63位项目经验丰富的保荐代表人,其中不乏多名“金牌保代”。

  以中信证券为例,在其目前派出的18位保荐代表人中,共有16位列出相应职务,均为公司投行部门重要业务人员。而针对不同项目,中信证券将具有类似行业公司保荐经验的保荐代表人进行相应安排。

  例如,苑东生物的保荐代表人彭浏用、洪立斌,此前均参与过多个生物医药类公司的IPO及再融资项目。彭浏用曾主持及参与卫信康、三鑫医疗等IPO项目和博腾制药、塞力斯等非公开项目、金城医药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等。洪立斌则参与步长制药IPO、金域医学IPO、现代制药发行股份收购国药集团化药资产重大资产重组等医药类项目。

  除了项目经验,学术背景也是企业、保代相互匹配的一个参考因素。柏楚电子的两位保代均工学学士,朱烨辛为管理学硕士,孙守安为工学硕士,且项目经验大多为工业项目,如三一重工、宝钢包装、中国船舶、钢构工程等。

  中小券商地域优势明显

  头部券商比拼资源实力,中小券商则另辟蹊径。从目前项目承接情况来看,多家券商对于“家门口”的项目,仍具有相当优势。

  例如,国元证券目前申报的1家企业为国盾量子,注册地即为安徽。而就两位保荐代表人情况来看,其项目经验主要集中于安徽本土企业,资源丰富。

  高震:保荐代表人,拥有十年以上投行工作经验,曾担任安徽江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主办人、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 A 股项目保荐代表人、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0 年非公开发行 A 股项目保荐代表人、黄山永新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 A 股项目保荐代表人、安徽科大讯飞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2 年非公开发行 A 股项目保荐代表人、安徽黄山胶囊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项目保荐代表人、安徽水利发行股份吸收合并安徽建工项目主办人、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 2018 年发行股份购买资产项目主办人。

  马辉:保荐代表人,管理学硕士。曾担任安徽中鼎密封件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保荐代表人、安徽广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保荐代表人、合肥合锻机床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协办人;曾参与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安徽应流机电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项目、上海科大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并在创业板上市项目、安徽恒源煤电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及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高震曾参与科大讯飞两次非公开发行、马辉曾参与科大智能IPO项目。而国盾量子与科大讯飞、科大智能同为中国科大孵化的高新企业,具有行业渊源。

  类似地,兴业证券保荐的福建福光,同样为福建本土企业。两位保荐代表人陈霖、詹立方也在项目经验中,列出金牌橱柜、东百集团、海原辅材等十余起福建本地上市公司及新三板公司的项目经验。南京证券保荐的南微医学也有类似情况,保荐代表人均参与南京银行、南京医药、江苏新能等本地项目。

  一位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小编介绍称,龙头券商固然具有行业优势,不过中小券商也具有自己独特优势,关键是选择适合自己的保荐机构。各家券商对待首批科创板上市保荐工作均比较重视,且监管对项目质量要求严格,中小券商更倾向于尽力打造精品项目。

  3000多名保代迎来春天

  科创板的横空出世对于券商行业而言具有重要意义,在企业排队登陆科创板的初期,投行部门成为感受科创板增量魅力的第一梯队。

  2017年初,全行业保荐代表人数量约在3200人。由于2017年、2018年IPO、再融资等均不景气,不少保荐代表人面临“空置率”较高的问题,科创板的推出或许将为不少保代“打开一扇窗”。

  中证协数据显示,截至4月11日,共有来自98家证券公司的3739名保代注册在案。其中,中信建投保代数量最多,共有209人;广发证券保代数量紧随其后,为201人。此外,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华泰联合证券等9家公司的保代人数也在百人以上。

  3月18日,2019年证券公司保荐代表人系列培训班(科创板专题)第一期在上海开班。彼时培训会透露,每名保荐代表人可在科创板同时负责两家在审企业,但存在最近三年内有过违规记录的、未曾担任过已完成的首发或再融资项目签字保代的,仅可负责一家。

  就目前在科创板“亮相”的133名保代中,仅有华泰联合证券的张冠峰同时负责两家科创板在审企业,分别为光峰科技和方邦电子。对于其余保代而言,科创板的市场可算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不过,签字保代不仅是一种资格,更需要承担更多的业务。

  根据培训会材料,对保荐人、保荐代表及相关责任人员的自律管理将分为四个维度进行约束:

  第一,未勤勉尽责,致使申请文件被认定存在虚假陈述的,上交所在1至3年内不接受该人员递交的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文件。

  第二,伪造、变造签字、盖章等6种情形的,上交所在3个月至3年内不接受该人员递交的上市申请文件、信息披露文件。

  第三,保荐人报送的发行上市申请在1年内累计两次不被上交所受理的,保荐人将需要忍受3个月的等待期,才能够再次申报。

  第四,利润实现数未达盈利预测的80%、50%的,分别会被通报批评、公开谴责或冷淡对待。

  在上周举办的第二次培训会上,监管部门再次强调保荐机构尽责把关责任,将会结合发行保荐书和保荐工作报告进行审核,也会纳入中介机构的质量评价。

  要选出货真价实的科创企业,除了交易所严格审核外,中介机构不仅要当好“看门人”,还要提高执业质量,把简单的保荐服务拓展为综合服务。过往的承销保荐带有很大程度的“化妆”成分,一定程度上存在荐而不保的情况。进入注册制时代的发行上市,保荐人被赋予了更多的“卸妆”职能,要确保发行人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中介机构必须升级“金刚钻”,才能揽得科创板的“瓷器活”。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