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前首富偿债 甩卖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连遭爽约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3 02:56:13    

  本报小编 王迎春 成都报道

  恒康医疗(3.890, -0.15, -3.71%)(002219.SZ)的高层人事正在频繁变动,4月8日公司披露3位董事同时辞职,其中2位刚刚被3月18日召开的股东大会批准董事资格,另外1人于3个月前被批准董事资格。如此激烈的人事变动背后,是恒康医疗的控股权变动一波三折。3月30日,这家公司宣布实际控制人阙文彬终止转让公司股份。阙文彬也是西部资源(4.650, -0.08, -1.69%)(600139.SH)的实际控制人,他也在着手出让西部资源的控股权,这项交易亦于近日终止。据已经披露的消息,阙文彬及其名下公司欠下的债务仅本金就达50亿元。

  身份证号码显示,阙文彬是地道成都人,他常常被人提起的名号却是“甘肃首富”。他发掘藏药“独一味”,并以此形成自己的独门武功,推动独一味(002219.SZ,已更名为恒康医疗)上市,凭借这家注册于甘肃的公司爆红,他多次登上各大富豪榜,并一度当上了甘肃首富。其实在此之前,他早已在资本市场行走,抓住股权分置改革时机,于2006年仅以3630万元取得上市公司绵阳高新(600139.SH,已更名为西部资源)控股权。

  割舍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 只求解脱债务

  2018年,A股多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出现资金紧张甚至资金链断裂问题,由此引发大量股份转让甚至控股权易手案例。一时之间,一批民营资本系族瓦解,一些老板至今仍困囿于债务泥淖中无法脱身,其中亦包括阙文彬。

  尽管阙文彬从不接受媒体小编采访,但他的两家上市公司近几年来在各大领域纵横驰骋,亿级、10亿级收购案不断披露,吸引了不少投资者目光以及他们的钱袋。只是,风向变了。今年3月21日、30日,两家上市公司连续披露阙文彬卖壳终止的消息。

  4月9日上午,阙文彬名下150万股恒康医疗股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拍卖,这批股票仅是他名下的一小笔。当前,他对两家上市公司的所有持股均处于轮候冻结中。

  2017年11月9日,西部资源披露,其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持有的3386.6万股西部资源股票,于2018年11月1日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四川恒康为阙文彬所有,持股比例达99.955%。虽然阙文彬立即与债权人达成调解协议,使这一冻结事件于11月23日化于无形,但盖子已经盖不住了。

  几乎同一时期,2018年11月20日,恒康医疗披露,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因与自然人吴剑、郁金晶发生8624万元借贷纠纷,其持有的7.94亿股恒康医疗股票被法院冻结。更糟糕的是,,金融机构开始发难,华龙证券率先向法院申请将阙文彬的部分持股冻结。阙文彬持有恒康医疗42.57%的股份。

  对于西部资源与恒康医疗的突变,二级市场的反应并不一致,毕竟,这两家公司这几年一直在大踏步跨界收购中,发展势头似乎总是一日千里的节奏。消息公布后,西部资源并没有出现其他股票通常有的暴跌行情,而是剧烈波动,上涨与下跌交织错落,成交量放大,这说明投资者对西部资源的处境判断处于矛盾心理。而恒康医疗则因为筹划重大资产收购,早早地在2017年10月30日起启动停牌。

  在冻结消息首次出现后,仍然有投资者抱着侥幸心理给阙文彬提供融资。2018年1月31日,四川恒康将4500万股西部资源的股票质押给自然人牛永华,以换取借款。并且四川恒康方面宣称:“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暂无可能引发的风险。”

  来自四川省的两家金融机构为阙文彬的债务提供了展期。从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恒康医疗共披露4次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展期的公告。

  宏信证券为阙文彬展期了3次。这批股票共计8722万股,双方的质押融资交易分别开始于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期限1年。2018年1月初,在这两笔质押到期后,宏信证券为阙文彬提供了分别展期3个月和4个月的服务,将这两笔质押的期限同步限定于2018年4月30日。不过,待这个期限到来时,宏信证券将这批股票的解押到期日又顺延至2019年1月30日。据2019年2月12日的公告,上述期限再次被推迟至2019年12月12日和2020年1月16日。

  四川信托对阙文彬到期的1865万股质押股,将解押期限从2018年10月12日推迟至2019年10月17日。

  四川金融机构的态度并不适用于四川省外的金融单位。仅以恒康医疗为例,截至当前,阙文彬持有的恒康医疗7.94亿股股份接连被全国8家法院冻结,其债权人除四川信托、宏信证券外,还包括华龙证券、民生证券、东北证券(10.210, -0.38, -3.59%)、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五矿证券、东莞证券、华鑫证券。

  阙文彬及其四川恒康通过质押股份的方式到底欠下多少债务?查询近年来两家上市公司的有关质押公告,这些具体的融资数额并未披露。不过2018年12月12日,恒康医疗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公告中披露,阙文彬质押恒康医疗形成的债务及民生信托的债务,本金合计50亿元。这一数额并不包括利息及罚息,亦不含质押西部资源形成的债务。

  何以还债?在挣扎大半年后,阙文彬先后于2018年7月、10月向债权人给出了解决方案——转让控股权。

  沈阳、河南两地富豪登场接盘

  2018年7月28日,西部资源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湖南隆沃文化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沃文化”)参照二级市场以4元每股的价格取得四川恒康持有的西部资源1.63亿股股份,涉及金额6.5亿元,以此取得西部资源24.55%的股份,成为上市公司新一任控股股东,如果转让实现,四川恒康将退居为西部资源的第二大股东。

  不过,隆沃文化并不直接将6.5亿元支付给四川恒康,而是解决四川恒康欠下的杭州债务,支付给相关债权人。

  隆沃文化成立于2018年1月,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不过其实际控制人王靖安在珠宝、白酒、旅游、金融、房地产等领域早有耕耘,曾于2015年取得新三板公众公司中控智联(430122.OC)的控股权。其身份证号码显示,他出生于河南驻马店,今年49岁。

  2018年10月8日,恒康医疗披露,阙文彬与自然人张玉富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张玉富承接阙文彬及四川恒康因质押恒康医疗股票而产生的全部债务,以此获得阙文彬手中持有的全部恒康医疗股份。且此协议生效还有一个前提,张玉富与恒康医疗签订借款协议,向上市公司提供8000万元借款,期限一年。由此亦可见,阙文彬及上市公司恒康医疗的资金紧张程度。

  一个月后,上述股份转让进展有了一些变化,恒康医疗的接盘人由1人演变为2人。2018年11月22日,有关这次股权转让的权益报告书正式披露,接盘人张玉富与于兰军的面目及其接盘方式得以清晰。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