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进入“三岔路口”:IPO、收购、钱荒

AI进入“三岔路口”:IPO、收购、钱荒

2018年3月30日,随着证监会《若干意见》的出台,IPO的新政策与高门槛无疑为曾经火热的市场期盼泼了盆凉凉的冷水。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去年曾说,AI项目融资热始于2017上半年,而融资一般够用18个月,2018年底时限一到,估计会有一批公司倒掉。

AI(准)独角兽们似乎陷入了更为困难的境地——它们目前究竟是离IPO更近,还是离钱荒更近?

然而,资本的路径选择,从来都只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是方法而非目的。需要真正被“技术独角兽”触碰的,终究是庞大的产业需求——需求立住了,资本的道路也就自然出现了。

AI进入“三岔路口”:IPO、收购、钱荒

2018年的A股政策,对技术创业公司来说,颇像这几天北京的天气:乍暖还寒。

先是360正式回归A股;2月下旬,又有消息传出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在内的四类独角兽“可即报即审、不用排队”,快速IPO;3月1日之后,关于CDR——中国存托凭证,指境外(包括中国香港)上市公司的部分已发行股票经过一系列操作后转换成的、可在境内A股上市的投资凭证——政策将出台的消息陆续见世;此后,李彦宏、刘强东、王小川在两会期间纷纷表决心“当然会考虑回国上市”。

一时间,科技创投圈群情激昂,尤其AI圈,各种层出不穷的“独角兽名单”开始在圈内人士的朋友圈和微信群里流传,市场千呼万唤“AI第一股”——优必选、旷视、商汤、出门问问、云知声……数家头部技术创业公司都榜上有名。

然而上周五(3月30日),第一只落地的靴子却给此前火热的期待泼了盆冷水。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的通知,《若干意见》明确了试点企业可以在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并对试点企业的标准进行了说明。其中,对“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的IPO门槛极高。

AI进入“三岔路口”:IPO、收购、钱荒

硬性标准是: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

柔性标准是:(或)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试点企业具体IPO标准由证监会制定。

硬软两条标准,虽是一个“或”字串联,也给了明显的“数量级尺子”:此前热议的诸多“AI上榜公司”短期内似乎很难在“快速通道”上开车——“AI第一股”,目前看来更多是媒体的炒作和股权投资市场的“自high”。

国内某私募基金合伙人甚至直接告诉「甲子光年」:“这轮IPO新政策,和绝大部分AI公司无关。”

一边是揠苗助长的IPO名单和泼冷水的《若干意见》,另一边却是2018不容忽视的“钱荒”。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去年曾说,AI项目融资热始于2017上半年,而融资一般够用18个月,2018年底时限一到,估计会有一批公司倒掉。

2018年,无疑,AI将进入“整肃期”,一个“三岔路口”隐隐浮现在我们面前:IPO、收购、钱荒。

对此,「甲子光年」采访了商汤、云知声、出门问问、旷视等AI(准)独角兽“热门上榜公司”,以及若干专注于技术领域的投资人。

我们问了同一个问题:AI(准)独角兽们,目前究竟离IPO更近,还是离钱荒更近?

01

IPO新政“和大部分AI公司无关”

根据业界普遍的“独角兽”标准(估值超过10亿美元),优必选、商汤、旷视、云从、依图、寒武纪、云知声等公司出现在各类有望快速IPO的独角兽榜单中。但《若干意见》出台后,其硬性标准中的估值是200亿元人民币(约合31亿美元),且要求最近一年营收达到30亿人民币,各类兴奋猜测戛然而止。

成立于2012年的出门问问CEO李志飞的回应很有代表性。他认为,绝大部分AI公司还在发展期,“我们并没有被泼冷水,我们一直在冷水里泡着。”

另一家成立于2012年的专注于物联网AI服务的云知声CEO黄伟告诉「甲子光年」:“我内心是真的没那么多波澜。难道说明天云知声IPO了,我就不干了吗?我还是会带着公司往前走。”几年过去,黄伟对AI的希望和困难早已学会冷静视之。

根据此前的一份公开资料,云知声的估值已达10亿美金,成为众多AI独角兽榜单中的一员,黄伟对估值金额没有否认,但也未透露具体数字。

黄伟对头部AI企业在2018年的财务表现有乐观预期。他认为:那些在2016和2017年没有沉浸于PR麻醉剂而是脚踏实地做事的公司,必将在2018年迎来财务数据的爆发式增长。

黄伟告诉「甲子光年」,云知声2017年营收已超过1亿元人民币,2018年Q1营收已环比增长3倍,2018的营收目标是3亿元人民币,计划将在2020年左右IPO。

计算机视觉公司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同样向「甲子光年」表示“我们没有心理落差”。他认为,把门槛设高,是保护中国股民的正确策略。徐冰同时自信透露,商汤很可能会满足《若干意见》中的柔性条件。

徐冰告诉「甲子光年」,商汤正在积极观望,目前公司处于高速发展期,优先战略是保持技术和业务的领先性,保持营收的规模增长,为上市做好准备,但并无明确上市时间表。

徐冰同时向「甲子光年」澄清,商汤的资本架构并不是此前一些媒体报道的VIE架构,而是红筹架构,所以不存在VIE协议造成的问题。商汤已于2017年11月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外界普遍认为其估值超过40亿美元。

云知声则采用合资架构。黄伟明确告诉「甲子光年」,云知声一开始就计划在内地上市,有两点考虑:第一,云知声在2012年成立时,AI大潮尚未到来,海外市场对中国技术公司的认知和关注度不够;第二,公司的业务市场主要在国内。

同样成立于2012年的出门问问于2017年4月获得大众汽车(中国)集团1.8亿美元独家D轮融资,根据公开报道,其估值也达到10亿美元独角兽级别。

出门问问CEO李志飞告诉「甲子光年」,对大部分技术公司来说,IPO不会如外界炒作的那么快,回归商业本质,盈利和增长是AI公司商业化过程中的必要目的之一,目前出门问问没有IPO的具体时间表。出门问问市场负责人透露,公司接下来会着力做营收,夯实商业能力。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