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创业史:在玩闹和酒精中成长的巨头

é·è§¨2004¤¤°¤

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在2004年夏天搬到帕罗奥多。

导语:

由科技专栏作家亚当·费希尔(Adam Fisher)写的《硅谷天才》(Valley of Genius: The Uncensored History of Silicon Valley)近日出版,里面描述了硅谷各家主要科技公司的创业史,其中包括Facebook早期不为人知的故事。

为了撰写从2004年到2005年这段对Facebook发展极为重要的早期历史,本书作者采访了公司多个关键成员,以及对公司成立故事有所了解的其他人物,并以人物口述的形式呈现。

新书《硅谷天才》封面

2004年,年轻的马克·扎克伯格从哈佛大学校园来到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多(Palo Alto)。当年,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塑造了Facebook的原始文化,并且直到今日仍在影响这家公司。

看过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的人都知道Facebook的创业故事。在2004年的春季学期,Facebook在哈佛校园诞生。然而,人们不常记得的是,Facebook在哈佛仅呆了短短数月时间。那时候,公司仍叫“TheFacebook.com”,是位于硅谷的社交网络先驱Friendster的大学版。

马克·扎克伯格山寨出来的网站在大学校园特别受欢迎。因此,他和几个大学密友决定在学期结束后搬去硅谷,那个暑假他们把Facebook推向全国的其它大学。硅谷那时是互联网活动的所在地,或者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前十年里,硅谷的传统观点认为互联网“淘金热”已然落幕。先到者早已瓜分机遇,格局已经建立,胜利者牢牢把握住了互联网,三年前的繁荣早已消逝。然而,没有人会把这些专门去跟扎克伯格讲,因为扎克伯格那时还是个无名之辈。当时的他,不过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年少大学生,沉迷于计算机的地下社会。他了解计算机,但除了这些以外,他什么都不懂——当他还在哈佛的时候,有人不得不向他解释像Naspers这样的互联网网站其实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业务。

但是扎克伯格可以闯荡。在那个决定性的夏天,他遇见了几个关键的硅谷人才,这些人一起改变了Facebook的发展方向。

这段口述史为我们呈现出来的,是一直影响Facebook至今的企业原始文化。整个公司从大家的玩闹中建立,它甚至谈不上是一家公司,而是在夏天喝酒、编程的一个借口。

扎克伯格的第一张名片上确实印着“我是首席执行官……bitch!”看起来,这位码农的态度仿佛一切都是个玩笑……然而事实真是这样吗?

2006年3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总部办公室

2006年3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总部办公室

以下为书中Facebook相关节选内容:

Facebook成立以前的互联网

肖恩·帕克(Sean Parker,Napster创始人、Facebook首任总裁):互联网时代差不多以Napster终结,接着是互联网泡沫——催生了社交媒体时代。

史蒂夫·约翰逊(Steven Johnson,著名作家和文化评论员):当时,网络本质上相当于“网页”的文学隐喻——然后是网页之间的各种超链接。那时还没有用户的概念。

马克·平克斯(Mark Pincus,基础社交媒体专利共同持有者):我认为Napster是社交网络的开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突破性时刻,因为我看到互联网可能会是这样一个完全分布式的点对点网络。我们可以架空那些大型媒体公司,彼此互联。

约翰逊:对我来说,这可能开始于2000年代初的博客。你开始看到围绕个人观点的网站的陆续出现。突然间,你可以想象,也许网络还有另一种元素,它是不是可以组织起来?比如,我信任这五个人,我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这就是早期的博客。

伊万·威廉姆斯(Ev Williams,Blogger、Twitter和Medium的创始人):那时的博客链接很多,大多数也都是跟互联网相关。“我们在互联网上讨论互联网,然后链接到更多的网络,挺有趣的不是吗?”

约翰逊:你会把不同的意见放到一起,那些意见会向你推荐更多链接,这就像是一种个人化的过滤器。

平克斯:2002年,雷德·霍夫曼和我开始集思广益:互联网是否也可以像鸡尾酒派对一样热闹?在那些热闹的派对上,你可以找到有趣的线索。那什么是好的线索呢?它可以是工作,是面试,约会等等。

所以,雷德和我就说,“天呐!这样一个关于人的网络肯定可以带来比谷歌还要多的价值,因为你身处于一个高度审查的社区,其中每个人之间有着某种密切关系,每个人在这里都有他的理由,你可以找到信任。”这里的信噪比或许会很高。我们称其为互联网2.0,然而没人愿意听我们说这些,因为当时正处于消费互联网的核冬天。

帕克:所以在2000年到2004年这段时间,差不多就是Facebook出现的那段时间,大家都觉得在互联网上能做的仿佛都已经做了。这种感觉在2002年左右最为强烈。PayPal在2002年上市,还是唯一的消费互联网公司上市。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捉摸不定的过渡时期,一共只有六家公司获得融资或类似的结局。Plaxo是其中之一。可以说它社交网络的原型,介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之间,好比长了腿的鱼一样奇怪。

亚伦·司提阁(Aaron Sittig,平面设计师,设计出Facebook的“点赞”图标):Plaxo是那个缺失的环节。Plaxo是第一家真正成功的病毒式增长公司。这是我们真正开始了解病毒式增长的时刻。

帕克:我做过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Plaxo为优化扩散性开发算法。

司提阁:所谓病毒式增长,就是人们使用产品的同时向其他人传播该产品。不是因为人们喜欢这个产品才决定要传播它。而是,人们在使用软件的过程自然而然地向其他人传播推广。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