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成团延期,“双合约”背后是难以共享的利益分配

摘要: 眼睁睁看着自家艺人火了之后,少女们背后的经纪公司也不甘寂寞,开始了一场“名与利”的博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成团即脱团?在打造偶像团体这件事上,腾讯碰到了和爱奇艺一样的难题。

在经历一场尴尬与泪水并存的总决赛后,从101位参赛选手中票选出的11位女孩,坐上粉丝们众筹上千万元“打造”的宝座,以“火箭少女101”(以下简称“火箭少女”)的组合名宣布出道。

紧接着,连哭花的妆都来不及卸,便开始连夜练习,登上湖南卫视表演出道首秀。随之而来的是综艺、发歌、网剧、见面会.......她们的行程中开始排满了通告和代言。

而眼睁睁看着自家艺人火了之后,少女们背后的经纪公司也不甘寂寞,开始了一场“名与利”的博弈。

成团延期

7月8日晚间,火箭少女十一位成员各自的后援会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微博称:“官方通知不可抗力导致原定于7月11日晚的成团发布会,无法如期举行。”

火箭少女成团延期,“双合约”背后是难以共享的利益分配

消息一放出立马登上了热搜,随即就有网友爆料称,火箭少女成员孟美岐、吴宣仪已被带出宿舍,她们所在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与节目组因合约问题产生了分歧。

还有人放出与票务的微信截图,称发布会门票的定金全部被退,票务甚至声称“火箭少女已经解散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接下来的两天内,网络爆料层出不穷,官方都未正面予以回应。

连续两天被各种瓜塞满的粉丝们,在各个社交网站上流泪吐槽:“我早知道内地爱豆组合不好走,但没想到上来就直接开启地狱模式啊。”

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告诉钛媒体小编,成团发布会推迟,可能是企鹅影视、哇唧唧哇的分成比例过大,导致经纪公司不满,而且应该是很多家经纪公司不满,才会导致成团的发布会不得不取消。

他进一步强调,目前他掌握的消息是,火箭少女101成团发布会推迟,而不是取消。这意味着,乐华与腾讯还需要一些时间,把原来没有讲清楚的话讲清楚,该补签的就补签,成团发布会该办的还是要办的。

果然,“火箭少女101官博”于当晚宣布火箭少女团体综艺将于7月12日中午12点开始第一期的首播。

火箭少女成团延期,“双合约”背后是难以共享的利益分配

网友根据这一微博,猜测腾讯应该是前几天与其他经纪公司一家一家地谈判后,在这两天才与乐华谈判。而7月10日晚,团综首播这一消息的宣布,也代表着双方初步在合同相关事宜上达成了一致。

这一猜测也与陈悦天的想法一致。

乐华娱乐与鹅厂的分歧

分别以第一名和第二名入团的孟美岐与吴宣仪,其实早于2016年2月25日作为中韩女子组合——宇宙少女的成员正式在韩国出道。

这支由3位中国人和10位韩国人的大型女子组合,是由韩国新兴娱乐公司StarShip与中国乐华娱乐公司合作推出的。在韩国由三大社(SM、JYP、YG)统治着的女子组合战场上,宇宙少女刚出道时并没有受到韩国人民太多的关心。

最大的关注度还是于2016年,中国成员程潇在一场棒球比赛中,打扮成街霸游戏中的角色“春丽”开球,在韩国引起了热议。自此,提到“宇宙少女”,大多数韩国人第一反应就是“春丽程潇”。

火箭少女成团延期,“双合约”背后是难以共享的利益分配

在这种认知的笼罩下,组合其他成员的存在感就低的如同伴舞一样,而不是StarShip“亲女儿”的孟美岐和吴宣仪在舞台上简直就是“伴舞”中的“背景板”。

但随着她们在《创造101》上走红,这两个“背景板”开始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在6月23日结束的《创造101》总决赛中,节目总制片人在媒体群访中表示,按照之前签订的“割裂式合约”要求:未来两年孟、吴二人会完全只在火箭少女限定团里活动,不会和宇宙少女同时活动。

受此说法影响,6月29日,孟美岐和吴宣仪就把微博名称把“创造101-宇宙少女孟美岐”、创造101-宇宙少女吴宣仪”中的“宇宙少女”字眼去除,分别改成了“火箭少女101-孟美岐”、“火箭少女101-吴宣仪”。

但在7月3日,Starship娱乐和乐华娱乐发表共同声明,称与腾讯方面签订的是两个组合可以并行活动的合约,目前腾讯主张的分离活动与当初的合约不同。而根据美岐、宣仪的合约,她们下半年将作为‘宇宙少女’回归。并且认为腾讯方面没有和公司协商就更改微博昵称是违背合约的行动。

图片来源于微博

图片来源于微博

这一幕似曾相识,很多粉丝想到了有同样经历的乐华艺人:范丞丞、朱正廷以及Justin。

他们三个人在爱奇艺制作的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中,经过层层选拔与其他六个男生以“nine percent”的名字于2018年4月出道。但出道后,范丞丞、朱正廷和Justin并没有参加太多组合活动,反而与乐华其他练习生组成“乐华七子”上各种通告。

这导致观众选出来的nine percent组合无法以一个团队的方式进行活动,更无法将组合的影响力和商业潜力发挥出来,甚至连刚出道时承诺的团综与歌曲都拖到了现在还没实现。

这背后是爱奇艺没有意识到韩国原版节目中出现过的问题:出道成员参加双重组合活动。

据悉,当初《偶像练习生》只是爱奇艺的试水,大火后选出的nine percent在出道前都是一团乱,签合同也是根据资源分了好几种再签,导致九位成员背后的经纪公司到现在都与爱奇艺有很多纠纷。

而对于乐华与腾讯的博弈,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认为合约双方最在意的有两点:

谈好利益分成

一般来说合约双方最会在意的点无非是讲好利益分成。譬如说,我接一个一千万的代言,腾讯与哇唧唧哇分多少,其它经纪公司分多少。接下来,经纪公司和艺人怎么分,这些都是合约规定最重要的东西。

走账的方式

通常涉及多家经纪公司合作,在收益分成方面,都会建立共管账户,让大家都看得到。一般来说要进行分配必须双方都得同意,然后按比例分配,这种一般是用于分成机制的合约来结算总账。

此外,成员时间调配,主动权掌握在谁手里也是非常重要的点。目前,乐华应该还是在针对这几点与腾讯商讨方案。

双重组合活动在韩国也出现过

韩国原版节目《produce101》,早已在这一点上栽过跟头。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