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流量变现倚赖平台生命力 火得迅猛凉得也快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6 02:33:29    

原标题:流量见顶,网红还能红多久?

“学而优则仕,网而红则商。”这是有人对当下“网红”赚钱现状的调侃。从2016年“网红经济”爆发元年开始,“网红”模式已经从原来线上的社交平台、直播、游戏、电商发展到线下的实体产业,渗透到了各领域之中,“网红”从一种文化现象已经延伸成为经济现象。不过,半岛小编调查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入场,如今想要做“网红”赚钱,却并没那么容易……

接活报价只有去年一半

去年7月,偶然使用全景相机拍摄了几组方特游乐园高空体验游乐项目的视频,剪辑后发到了抖音上获得“1000万+”的点击量,让“红发小新”的抖音号火了起来。而如今,每天写脚本、拍片子、剪片子再发在抖音上,也成了“红发小新”运营者小董的全职工作。

2017年初,28岁的小董辞去了白领工作,投入短视频创作领域,开始只是发在微博、微信公众号上,但由于入局较晚,并没有获得太多的流量。2017年底,小董进驻抖音平台,拍摄各种搞怪有趣的视频,终于在2018年中迎来爆发。目前他的两个账号:一个主打有趣的创意视频,另一个是定位比较明确的探店主题。

随着粉丝数和关注度不断增长,变现也提上日程。2018年8月,小董发布了第一条探店视频,获得超过3000个赞,随后又陆续发布了50条探店视频,其中既有点赞量超过4万的爆款,也不乏只有100多人点赞的案例。他告诉小编,现在同质化的内容正在增多,探店的生意并不好做,他目前给商家的报价只是去年的一半。

不过,小董表示,自己的创意视频账号属于叫好不叫座的状态,虽然有超过200万的点赞量,但变现方式只是甲方看好他的作品,然后找他拍摄其他内容,粉丝转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抖音有自己的算法和推荐规则,并不是粉丝就能转化成顾客,而且粉丝属性很弱,换个平台人家可能就不找你了。”小董说。至于目前的收入情况,他向小编表示,比在单位工资高一些,但不会太多。

半岛小编调查发现,在“网红”群体里,也呈现出马太效应,大量三、四梯队的主播群体渐渐转行或消失。青岛小铭就是其中之一。2017年底,从事市场销售工作的小铭,通过业余时间直播探店,粉丝数超过19万,这也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收入。但随着直播平台的衰落,以及同质化竞争严重等原因,2018年底他选择了转行。

淘女郎变身“斜杠青年”

“我上午开车去胶州参加了一个线下拍摄活动,现在白天主要是一些线下活动,晚上如果时间来得及就会在淘宝上开直播,不会每天都直播。”4月12日,孙小媛接受半岛小编采访时说。

青岛嫚孙小媛是第一批进驻淘宝直播的“网红”,如今已做到第4个年头,现在已积累了超过24.7万粉丝,每场直播的商品数量都超过30款,2017年她还被评为天猫“生鲜带货女王”。不过,她最近在淘宝直播的频率变低了。相比去年的直播频率,今年经常会隔三五天才直播一次。而且去年直播观看数经常超过23000人次,2019年至今只有4次超过,还有一次观看量只有5000多人次。

孙小媛介绍,与靠表演才艺博取打赏的平台不同,淘宝直播的主播比较考验专业素养和销售能力,主播要对自己推荐产品功效了然于心,同时也对粉丝的心理有所了解。她没有签约机构,大部分的招商、脚本以及功课都需要自己做,一小时的直播大概需要准备三四个小时,但即使耗时耗力去准备,效果也时好时坏。

“2015年淘宝直播刚开始的时候只有2000多个主播,现在是4万多个主播,直播的观看量和带货能力都有所下降。一个行业一开始是红利期,过了一段时间流量见顶,红利肯定也就消失了。我曾经有一次直播,粉丝秒杀发带600多条,但现在可能很难做到了。”孙小媛说道。

孙小媛并非只有淘宝主播一个身份,她还是“斜杠青年”。

“我现在抖音、微博、公众号、线下模特都在做,如果靠淘宝直播只够喝汤的,只有多平台做才能把钱挣出来。”她说,“我身边有很多姐妹认为淘宝直播挣钱,但不知道挣钱的只是极少数,多数人别说挣钱,根本连一个星期都坚持不下来。现在刚入行的‘网红’需要先‘赛马’,连播3个月,每天6个小时,这段时间只看增粉能力而不挣钱,一方面考验语言能力,更考验招商能力,所以没有公司砸钱扶持,成功的难度等同于大海捞针。”

千万粉丝级大号也愁变现

与孙小媛的单打独斗不同,麦小奢是青岛本地一家机构签约的“网红”。

2017年3月开始,麦小奢在微博上注册了@辣妈麦小奢的账号,在公司的包装下,定位成一名时尚辣妈,通过短视频进行美妆护肤产品的测评。而在麦小奢的背后,则是一个6人的保障团队,包括一名编导、两名摄像师、一名文案、两名客服。“拿到产品,我一般会试用15天到30天,然后写出试用报告。大家分工合作,编剧本、做文案、拍视频。”

到2017年11月,@辣妈麦小奢在微博上已拥有87.5万粉丝,有北京的公司甚至开出了不低于1000万的合作费用。不过,2018月10月9日,在给一款电视做完广告后,@辣妈麦小奢的微博就再也没更新过,粉丝数也定格在88.5万。麦小奢向小编解释说,他们也是受平台所限,微博如果超过50万粉丝,平台就会收取200万~500万的流量门槛费,如果不交就会被屏蔽,即便更新产品的测评,粉丝可能也看不到。无法吸引新粉丝加入,只能不断地去榨干老粉丝,变现能力肯定会越来越差。

从今年1月起,麦小奢开始转型,不再使用人工成本巨大的团队作战模式,而是在蘑菇街做直播,每天5小时左右,能卖两三万元。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就依靠她这样的头部“网红”,其他小“网红”每月可能赚个三五千元,对公司来说意义不大。麦小奢表示,头部“网红”的变现能力也取决于平台生命力。“‘网红’就是什么平台火跟什么,一直播火的时候我做到了100万粉丝,一小时直播报价是六七千元,现在只有1000元左右。后来美拍火了,我差不多也有十几万粉丝,一条短片的报价是5000元,现在也只能1000多元一条。平台的寿命有多久,‘网红’的变现能力也就有多久。”

“有流量不好变现在行内都是个难题,培养‘网红’就是为了赚钱,前几天有一个做星座的千万粉丝级大号向我们咨询如何变现,他们没有销售的切入点,只能够通过硬广告非常单一的模式变现。”麦小奢说。

■分析 缺乏持久影响力 网红难以成主流

根据艾瑞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2018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持续增长,较2017年增长51%。其中,粉丝规模超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达23%。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