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1 19:39:48    

  半岛网4月11日消息  车型注册不一致、司机私下转客、半路甩客、乘车费用不透明乱标价……近日,市民钱女士(化名)向半岛网反映(032-80889233),搭乘哈啰顺风车时遭遇了一辆“黑车”,不仅车型和订单显示的不一致,还被半路撵下车。乘车期间钱女士朋友刘先生多次和平台沟通希望能得到钱女士的车辆位置,但一直遭平台拒绝。下车后钱女士将订单取消,并进行了投诉,但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只是频繁接到司机和平台的电话要求其支付乘车费用。

  采访中小编调查发现,哈啰顺风车在青岛上线2个月时间,不少青岛车主纷纷入驻,但其乘车费用并未按照青岛市相关规定执行。司机私下转客的行为更是司空见惯,有车主向小编反映,这是由于哈啰顺风车刚刚上线,目前是正在全力占据市场,对于监管方面还“力有未逮”。对此小编试图联系哈啰顺风车采访,但对方在记录下小编相关信息后表示会进行回复,但截止到发稿前小编未接到对方相关解释说明。青岛市交通运输局表示,哈啰出行在青岛并未进行注册,属于非法运营平台。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钱女士乘坐哈啰出行顺风车



  乘客乘坐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4月9日,钱女士通过哈啰出行约顺风车回家,订单为16时,从青岛市平度汽车站到李沧区桃园雅居,之后不久一位张先生接单,订单显示为白色大众朗逸,车价未拼成时为83.8元。但是等到车辆抵达时她却发现到来的车辆为黑色大众,跟订单显示的不一致。“因为我家比较偏,不好打车,当时和司机确认后就上了车。”钱女士介绍,上车后她发现,车上已经有三位乘客,但是其哈啰出行APP订单上的状态仍然为“拼座中”。

  “上车后我就提心吊胆的,就给我男朋友发了微信。”钱女士说,哈啰顺风车上没有紧急联系人的设置,她就把事情告诉了男朋友刘先生(化名)。之后刘先生联系到哈啰出行客服,试图定位一下钱女士车辆所在的位置及状况,但客服的回应让他非常不满意。“我告诉了客服乘客的全名、手机号、上车位置还有目的地等等信息,但是客服一定要让我说一下乘客的身份证号。”刘先生质疑,但女朋友的身份证号他并不清楚,客服以此拒绝提供任何车辆的信息。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钱女士与刘先生聊天记录



  乘车费用不透明客服“三缄其口”

  钱女士这次出行可谓是一波三折,提心吊胆的下了高速就被司机撵下车。“高速口距离我家还有将近10公里。”钱女士回忆,在下车后她将订单取消,同时向哈啰出行平台进行了投诉,但是对于期间出现的半路甩客、车型不一致等情况,客服人员并未给出任何解释。而在之后的几天,钱女士多次接到司机和平台的电话,要求其支付相应的车费。“滴滴顺风车之前的教训近在眼前,他们一点都不吸取,必须等到出了事之后才会正视吗?”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对于计价中的起步费,平台客服一直不予以正面回应



  采访中,小编通过哈啰出行APP了解到,哈啰顺风车的计价规则为“乘客实际支出费用=(起步加+里程价)*多人同行倍数*拼座成功优惠+感谢费(如有)-优惠卷减免金额”,但是对于起步价APP上并未明确标明,其在线客服工作人员“哈啰小杰”只是解释起步价每个城市不一样,建议以APP显示当地为准。在随后小编多次强调APP并未明确说明,但客服人员一直以同样的口吻回应“建议在APP上查看”。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钱女士下车后投诉订单取消



  为拉拢司机平台默许转客

  4月11日上午,小编搭乘哈啰顺风车时,司机孟先生告诉小编,现在哈啰在全国是全面推广阶段,首先要考虑的市场占领,对于钱女士遭遇的情况,孟先生告诉小编,目前这个情况在青岛非常普遍。“司机可能是开着好几个顺风车平台,同时接单,因为这样做的话每个单都可以享受到单独的计价。我们司机有很多群,还可以把一些其他的乘客交给别的司机做,这样效率更高。”孟先生告诉小编,现在哈啰对于这样的行为基本不管,是默认的态度。“现在哈啰刚进入青岛才两个多月,先占市场拉拢司机,别的可能以后会慢慢正规起来。”

  “现在很多司机都不跑快车了,就是单干顺风车。”孟先生告诉小编,他之前就是在某平台跑快车的,但是跑了一段时间的顺风车后,顺风车平台收取的费用远远低于快车,比快车划算很多。“一天能跑四五十单,包括别人转给我的,扣除我给别人的,不过跑顺风车比快车要费心很多。”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哈啰出行APP上多项优惠措施吸引车主、乘客



  哈啰出行顺风车“顶风作案” 违反青岛多项规定

  2016年11月1日,青岛市发布《关于查处非法营运时对私人小客车合乘认定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规定,合乘出行提供者通过合乘平台提供服务的,应当实名注册。合乘平台应当运用技术手段做好合乘出行管理,并将相关信息接入政府监管平台,接入信息包括:车辆号牌、行驶轨迹、日出行次数等。在此次钱女士出行过程中,车辆明显与平台订单显示的车型不一致。

  此外,《意见》规定,合乘出行分摊费用,仅限于合乘行驶里程的车辆燃料成本和通行费,不得向合乘者收取时间计费或其他任何费用。车辆燃料成本按照合乘车辆车型在工信部登记的综合工况百公里油耗、燃油实时价格和合乘里程计算。根据钱女士所乘顺风车的情况,小编通过工信部查询发现大众朗逸最高油耗为7L/100公里,按照90公里里程计算,最终油耗价格为55元,远远低于哈啰出行平台显示的83.8元。在哈啰出行平台的计价规则中,包含有起步费、优惠费用、感谢费等费用。

  小编查询发现,哈啰出行顺风车在今年2月22日正式登陆青岛,为吸引乘客和司机,平台推出了“邀请乘客送15元现金”、“邀请车主送20元现金”、“新车主奖8元”等一系列活动。但根据《意见》第八条规定,合乘平台不得给予合乘出行提供者任何奖励、补贴,吸引合乘出行提供者变相从事非法营运。

  

乘哈啰顺风车遇“黑车” 平台顶风作案未注册非法运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