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一企业“假破产”或致12亿国有资产流失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1 19:55:24    

  先是在第一次司法拍卖当日,将2.2亿元的土地以0.4亿元的价格卖给相关公司阻遏拍卖,后在第2次司法拍卖的前一个工作日,由地方法院裁决受理破产重整请求,拍卖再次停止。经会计公司审计发现,河北省邯郸市华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公司)在请求破产前一年内,新增债款近10亿元,经过注册82家相关公司,不只法人和股东彼此穿插,并且大额资金随意来往。日前,该公司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邯郸中院)请求的负债达34.6亿元破产重整一案,被很多债权人质疑“假破产”,而这些债款中,触及多家银行的国有财物就达12亿元。

河北邯郸一企业“假破产”或致12亿国有资产流失

  华信地产和邯郸市华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签定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复印件)中,同地块转让价格为4000万元 王天译 摄

  连续“流产”的司法拍卖

  据债权人袁平年介绍,2016年,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华信地产归还他告贷本金及相应利息,邯郸市华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实业)及王富信个人承当相应连带担保责任。这以后,华信地产及华信实业、王富信拒不履行法院判定,袁平年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了强制履行。

  2018年年头,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的石家庄铁路运送法院在履行此案过程中,查封了华信地产坐落衡水市一块政府转让价格为2.2亿元的住所用地,并宣布布告,于2018年7月26日在网上揭露司法拍卖。

  袁平年称,在拍卖前,法院屡次找到华信地产,但对方拒不合作。一直到26日拍卖当日,邯郸市华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忽然拿出一纸合同,称该地块已被华信地产以0.4亿元的价格受让,以此为由提出履行贰言。

  袁平年对此表明质疑,“两家公司的法人曾经都是王帅,现在又同是王运海,市价两个多亿的地块,4000万就卖了出去,这种买卖行为怎么可能存在?”

  这份履行贰言随后被石家庄铁路运送法院驳回,并从头公示,定于2018年9月10日第2次在网上进行揭露拍卖。而在拍卖的前一个工作日,邯郸中院向石家庄铁路运送法院宣布了裁决受理华信地产破产重整请求的通知,拍卖第2次被叫停。

河北邯郸一企业“假破产”或致12亿国有资产流失

  衡水市国土局签定的《国有建造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复印件)上,显现地块出让价格为2.2亿余元 王天译 摄

  小编随后从石家庄市铁路运送法院得悉,邯郸市华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履行贰言确已被该院驳回,现在,针对华信地产的履行案没有执结。

  小编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冀04破申8号民事裁决书》上看到,华信地产的破产重整请求由该公司和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分行一同提交。华信地产在请求中称,其公司总财物约26.2亿元,负债总额约34.6亿元。

  几经改变的相关公司

  工商信息显现,华信地产注册地为邯郸市邯山区华信路58号,同在该地址注册的还有华信实业、邯郸市华信运送物资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

  小编经过“天眼查”发现,华信地产投资人及法人历经变迁,王富信、王帅(王富信之子)等人都曾在该公司担任股东或法人。2018年7月30日,华信地产法人改变为王运海,而在半年之前,王运海已改变为华信实业及邯郸市华信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法人。

  袁平年称,无论是华信地产仍是华信实业,都是由以王富信及其亲属为中心注册建立的家族企业。

  在袁平年供给的石家庄铁路运送法院相关履行资料显现,2016年,华信地产全资子公司张家口正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张家口市一项目中,由华信实业等三家公司注资1.145亿元,后该项目停滞,上述注资却搬运到了未参加该项意图另一家公司,“经法院查询,这笔资金又经过近百次转款,终究到了王富信亲属、公司职工以及相关企业名下。”

  债权人王刚说,本年一月份,他拿到了华信地产破产重整管理人托付河北圣诺会计师事务所查询收拾的《邯郸市华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财政清算专项审计陈述》(以下简称《陈述》)。随后,他托付注册会计师对这份陈述进行了整理。

  “经过整理发现,不只王帅等企业操控人个人资金和企业资金混用,华信地产更是在请求破产前一年内新增债款近10亿元。”朱辉说,经过计算《陈述》中现已承认的相关企业及工商信息可查询到的相关企业,他发现与华信地产及王富信、王帅等人相关的企业多达82家。

  “华信地产为其它相关公司供给告贷担保,把资金搬运到其它公司,自己承当债款,请求破产,这不就是在借着破产躲避债款吗?”袁平年质疑道。

河北邯郸一企业“假破产”或致12亿国有资产流失

邯郸市华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部 王天译 摄

  12亿国有财物或将丢失

  在上述《陈述》中小编看到,华信地产的负债首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银行告贷、个人大额告贷及民间小额告贷三部分。其间,仅银行金融机构告贷就触及中信银行邯郸分行、邯郸银行等12家,金额12亿多元。中信银行邯郸分行所涉金额最多,高达5.8亿余元。

  丁梅的代理律师、河北万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聚强以为,按照《陈述》内容及华信地产多家相关公司高度混淆的现实,华信地产破产重整案存在搬运财物躲避债款的景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破产案子司法解释的规则,法院应裁决驳回其破产请求。

  “假如此案无法得到纠正,那么不只很多个人债权人将蒙受损失,,十多亿元的国有财物也或将面对丢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张青彬说,他自己也在经过人大代表的途径向上级部门反映此事。

  就债权人质疑华信地产虚伪破产一事,小编拨通了王富信的电话,王富信以在市委就事为由,称改日与小编联络。小编随后来到华信路58号,楼内职工通知小编,华信实业和华信地产不在一同工作,对华信地产的工作地“不清楚”,也不知道两公司的一同法人王运海在哪。截止到小编发稿时,仍未能与相关当事人取得联络。

  多位债权人表明,就华信地产涉嫌虚伪破产一事,他们从邯郸中院裁决受理华信地产破产重整布告发布起,就屡次向该院首要领导和审判长反映,但直到现在,该破产重整案仍在正常进行。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