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开放 惠及中国惠及世界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7 11:37:00    

  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上半年完成修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和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上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释放出对外开放再扩大、深化改革再出发的强烈信号。

  专家认为,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等重大举措,是中国基于发展需要作出的战略抉择,是坚持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贯彻好开放发展理念的务实之举。

  “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是双赢之举”

  改革开放以来,外资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外资企业进出口额接近全国进出口总额的一半,工业产值接近全国的25%左右。外资企业还利用其国际职业培训经验,通过投入大量职工培训等人力开发资本,促进了国内劳动力向国际化专业人才的转变,提高了中国人力资源素质。

  “中国大部分企业已经具备较强的国际竞争力,进一步扩大开放的条件环境已经齐备。”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牛犁认为。

  中国金融开放的一举一动都为世界瞩目。日本金融厅总务企划局参事官柴田聪认为,上海、深圳已经是世界前十的证券交易中心,在中国资本市场变得越来越大的过程中,扩大开放自然也会发生。

  “金融开放将产生新的竞合关系。中资企业可与外资银行探索建立合资金融公司。”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认为,这种投资将从两方面受益:利用外资银行比较强的经营能力和在全球经营的经验,可能会获得较丰厚回报;通过参股形式与外资金融机构合作,进一步获得更多管理经验。

  “中国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正当其时,是双赢之举。外资进入具有鲇鱼效应,有利于提高内资企业的竞争意识和生产效率,增加国内企业创新力和国际竞争力。”牛犁说,现阶段我国资金相对充沛,外汇储备十分丰裕,进一步开放市场需要看重的是外资质量,需要依靠的是营商环境,需要鼓励的是外资内销。

  “当前主要经济体正在掀起新一轮引资竞争,背后其实是投资环境的竞争。”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外经所副研究员杨长湧表示,当前我国利用外资的条件在国际环境、比较优势、外资诉求3个方面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在此形势下,吸引外资必须从优惠政策为主向制度规范和投资环境友好为主转变,才能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在主要经济体激烈的引资竞争中掌握主动。

  “主动增加进口能大幅降低国内同类产品价格,提升消费品质与生活质量”

  中国正努力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更加开放的中国必将惠泽世界各国家各地区。“降低汽车关税会对国内汽车厂商产生冲击,但长期看将优化行业格局,促使国内部分一线自主品牌真正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企业。”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孝松认为,贸易自由化能使贸易参与国福利得到提升。

  实际上,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汽车关税水平处于中游:中国整车进口关税税率目前为25%,而印度、阿根廷、墨西哥分别为60%、35%和33%,中国关税水平在发展中国家中属于较低水平;但同时,日本汽车进口是零关税,韩国是8%,欧盟是10%。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认为:“中国政府主动增加进口,能降低国内同类产品价格,提升消费品质与生活质量,还能推动国内同行业提升发展水平。中国庞大的市场需求能为世界各国各地区提供巨大机遇。”

  “在全球价值链时代,很多进口产品和服务也是我们各产业的投入品,降低进口壁垒和投资市场准入壁垒有利于降低投入成本,提高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竞争力。”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崔凡说。

  扩大进口方面,不少专家认为,我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就明确表达了加入《政府采购协定》(GPA)的意愿,并从2007年起就开始递交申请。鉴于加入GPA在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和制度建设上的积极作用,推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GPA进程宜从快从优。

  “在投资、贸易、金融、监管等方面对标国际高标准规则”

  专家表示,进一步扩大开放的4个方面内容已经明确。“在综合考虑可行性、可操作性和有效性的基础上,建议相关具体政策尽快细化并制定出台。”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春顶说,政策落地过程中尤其要加强各个相关政府部门之间的上下联动、左右协调,保障政策措施的畅通运行与贯彻执行。

  在放宽准入上,杨长湧认为大幅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是当前引进外资的重点,“我们将进一步放宽或取消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还将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服务业领域开放。”

  在吸引投资上,今年一季度,全国吸收外资稳定增长,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4340家,同比增长124.7%;实际使用外资227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5%。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叶辅靖建议,以自由贸易试验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等开放高地建设为依托,“在投资、贸易、金融、综合监管等方面对标国际高标准规则,形成市场配置资源新机制、经济运行管理新模式。”

  “落实的关键在于各领域相关的行业监管办法要及时推出。”崔凡认为,有些开放领域的监管办法可以采用“先立主干、后添枝叶、守住底线”的思路,尽快推出。

  在保护知识产权上,叶辅靖认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利于把我国在应用创新和市场推广上的优势与发达国家在原始创新上的优势有机结合,在创新领域实现合作共赢。

  王孝松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全面进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特定阶段,能否有效激励激活中国各种经济行为主体在各个层面的创新研发投入动力、活力,就成为关键性问题。应在加强执法、完善机制的基础上,强化针对中小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点击查看专题

+1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