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指向一者 *ST康得百亿营收成疑

来源:青岛资讯网    作者:青岛人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1 16:11:25    

  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指向以晴集团 *ST康得(2.550, 0.00, 0.00%)(维权)百亿营收成疑

  欧阳春香 钟志敏

  从昔日千亿市值白马股,到接连财务“爆雷”、诉讼缠身、工厂停产,围绕*ST康得122亿元货币资金去向,一年净利润超过20亿却还不起15亿元债券等谜团一直未解开。

  中国证券报小编调研发现,*ST康得日前披露的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十分蹊跷。这两家客户和公司合作期限不到一年,即分别形成了7.12亿元和6.13亿元的应收账款。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二者还调减了9.24亿元销售金额。按此推算,应该位列公司2018年前三大客户。而两家客户背后均指向“名不见经传”的厦门以晴集团。围绕*ST康得和大股东康得集团背后,还有众多“隐秘伙伴”。公司是否财务造假仍疑云重重。中国证券报小编从多个信源处获悉,*ST康得一年的真实销售额在20亿-30亿元。2013年,彼时以预涂膜为主要业务的*ST康得,就被媒体质疑过隐瞒与海外大客户的关联关系,向美国出口的业务存疑。

  6月10日,中国证券报小编多次拨打了*ST康得证券部电话,但一直处于占线中。

  前两大应收账款客户之谜

  自从2012年年报起,*ST康得即不再公开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名单。当时给出的原因是“属于重要的商业机密”。*ST康得近百亿营收背后,前五大客户一直颇为神秘。

  5月31日,*ST康得公告了《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的回复》。在这份公告中,公司仍未披露具体客户名单,仅以客户编号代替。

  此前的4月30日,*ST康得发布2018年年报,时任三名独董杨光裕、张述华、陈东发表异议声明时称,“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60.94亿元,相应计提坏账准备12.28亿元。从应收账款的历史数据和回款情况分析,我们认为这些应收账款全额或大部分收回的可能性不大,进而对营业收入的真实性表示存疑。”

  在*ST康得问询函回复公告中,,列出了公司前5位应收账款对象。其中,前两位是“客户2”、“客户1”,注册地分别是云南省红河州和福建省龙岩市。这两家客户开始合作日期分别为2018年6月27日和2018年3月31日,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分别为7.12亿元和6.13亿元。

  某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李明向中国证券报小编分析,这两家客户和*ST康得合作时间不到一年,到2018年年底销售金额就分别超过了6亿元,且形成的应收账款均超过6亿元。这确实比较反常。

  而中国证券报小编据此线索进行追踪,围绕公司前五大客户发现了更多蹊跷。

  *ST康得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金额29.73亿元,占总额的32.49%。其中,前四名客户销售额分别为11.37亿元、6.95亿元、5.84亿元、3.04亿元。李明表示,按照公司目前披露的信息推算,*ST康得应收账款前两名客户应该排在公司前三大客户中。

  此外,《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的回复》显示,*ST康得第四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84亿元,原因是对2018年度公司账面原已确认的部分营业收入进行了销售退回账务处理。

  这两家客户名称正好是“客户1”、“客户2”,金额分别由5.95亿元调减为1.7亿元,由6.59亿元调减为1.60亿元,合计调减9.24亿元。对此,*ST康得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回复公告中多次出现的“客户1”是指同一客户,“客户2”也是这种情况。

  这意味着,两家客户不仅在一年内形成了13.25亿元的应收账款,还在2018年底共调减了9.24亿元销售收入。中国证券报小编从*ST康得内部人士处获悉,这两家客户关联的公司同时又是*ST康得的供应商。

  对此,*ST康得在回复公告中解释,公司与两家客户为受托加工业务模式,具体为公司从这两个客户指定的供应商处采购材料加上自产膜材加工后对外销售。其中特别提到,该供应商由客户指定,客户与供应商系高管任职形成关联关系。由于前期收入确认方法不恰当,故由总额法变成净额法。

  李明认为,由于*ST康得和其年审会计师都在公告中表示,资料不完整不充分,在此情况下进行销售退回的账务处理是否合理?往年都没有,为何2018年大规模进行销售退回账务处理?公司第四季度营收为负,前三季度操纵财务数据的嫌疑很大。而且上市公司定期报告的财务数据披露后都会对公司股价产生影响,在第四季度进行销售退回,核减营收,信息披露是否合规?

  此外,*ST康得回复公告中其他客户信息也存在疑点。应收账款金额排名第三的“客户16”,注册资本只有1港元。但应收账款达5.42亿元。公司还对该客户计提了2.27亿元的坏账准备。

  两大客户均指向以晴集团

  *ST康得公告中的“客户1”、“客户2”,注册地分别在福建省龙岩市和云南省红河州。这两家神秘客户究竟是谁?

  中国证券报小编从*ST康得内部人士处获得的一份公司2018年客户名单显示,*ST康得在福建省龙岩市只有一家客户,福建冠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产品为“3D手机配件、裸眼3D”。

  天眼查显示,福建冠睿注册资本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张庆波,注册地址为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工业园区以晴生态园,经营范围为“手机、平板计算机、电视、电子元器件、电容式触摸屏元器件、SMT电路板、航空模型……”。*ST康得在回复公告中称,客户1的法定代表人为“张**”,经营范围等其他信息与公告的信息一一对应。

  公司在云南省红河州也只有一家客户,名称为红河中汇通科技有限公司,销售产品也是“3D手机配件、裸眼3D”。天眼查显示,红河中汇通注册资本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金蠔榕,注册地址为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经济技术开发区。*ST康得在回复公告中称,客户2的法定代表人为“金**”,经营范围等其他信息与公告的信息一一对应。

  值得注意的是,福建冠睿和红河中汇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天眼查显示,福建冠睿股东变更记录显示,2016年6月,金蠔榕曾是福建冠睿的法定代表人,2017年8月,法定代表人由金蠔榕变更为张庆波。

  而这两家公司均指向厦门以晴集团。天眼查显示,以晴集团(2018年11月更名为厦门西翎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金蠔榕。以晴集团官网显示,公司是一家产业涵盖光电高科、生物工程、生态旅游等领域的多元化集团公司,拥有福建以晴连城生态科技园、云南以晴红河科技园等。这两个科技园与福建冠睿、红河中汇通的注册地址分别对应。

  6月1日,中国证券报小编来到位于龙岩市连城县工业园区以晴生态园。生态园内很多楼都是空的,只有一个厂房在生产,有些厂房还未建成,里面堆着建筑垃圾。生态园门口立着福建冠睿招聘启事的展板,展板已经陈旧。而生态园内的福建冠睿公司大门已经上锁,里面是空的。从玻璃大门看进去,可以看到公司名称上面清晰的写着“Sunelan以晴”。福建冠睿保安人员介绍,公司最近确实没有在生产。中国证券报小编随后拨打招牌启事上的电话,公司却表示仍在正常生产经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青岛人